time waits for no one .

今天掉了几滴泪。其实一整天都挺开心的,昨晚是Mason来这儿的第一晚,为了避免尴尬,借了根HD线,叫了两个同学来家里看电影。记得当时Yang来的那天晚上也叫了他的同学来聚聚,吃火锅。昨晚看到两点,Kay于是住的我们家,中午和Kay受邀和Flynn,Jimmy他们吃饭聚聚,本来不想去的,结果听说吃烤肉就答应了。到了之后发现没开门,就随便找了家面店,吃完之后打算去看电影的,结果没好看的片,全是记录片,就说去滑冰,到了之后发现周六只有到下午三点,或者晚上七点以后的。最好只好去唱歌,可当时已经五点了。没想到自己真作死,本打算吃了午饭就去hub学习的,结果背了一背包的书晃了一下午。唱了一小时的歌,叫上Vicky,Jason,Alan去吃王胖子烧烤,觉得还不错,有国内烧烤的感觉。可就在吃完了打算回家的路上,他们老是拿我的名字看玩笑—纬楠(萎男),还说我吃了韭菜,因为壮阳,所以变直男。我都不在意,这也不是一两次的事了。Vicky要去唱歌,我要回家,他们说我一个人回家没事,因为我是男的。后来Flynn说了句没事,她总是一个人单独行动。我马上不开心了,想,他也好意思说得出口。说,当时去墨尔本谁把我扔下让我一个人的。他看我表情没对吧,怕我生气了,陪我等了公交。可下公交之后,一个人走回家的那段路上,想,难道我就应该一个人么,于是哭了。洗澡的时候,想通了。没什么,在国内的时候,同学都羡慕我能一个人住,我就已经开始厌倦一个人了。可是既然不能改变的事,就欣然接受就好,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。就像在墨尔本的五天里,我一个人,可我还是过得很充足满意。在国外,一个人就是生病喝粥也要自己熬,可是那又怎样,我不难过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yuooyuncc | Powered by LOFTER